3月17日

2020-08-07 19:33

事情在今年的3月12日发生了变化,英国成为第一个申请加入亚投行的西方大国。14日,白宫指责英国“不断迁就”中国,斥责是几十年来作为西方政策支柱的英美“特殊关系”出现的罕见裂痕。这些指责凸显了美国对于中国要设立亚投行的担忧,在美国看来这样的银行可能会对以美国为基础的一些全球金融机构发起挑战。面对美国的压力,它的一些传统盟友纷纷表示慎重考虑是否加入亚投行。

结果,紧接着英国表态,法国、德国、意大利等欧洲主要国家也都表示申请加入亚投行,一时间,欧洲掀起了加入亚投行的小高潮。此时,美国的态度也逐渐软了下来,3月17日,美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表示:“是否加入亚投行,应该由各国自己决定。”不过,美国一直在游说其他盟友不要加入亚投行。与拥有超过1600亿美元的亚洲开发银行和坐拥2230亿美元的世界银行相比,亚投行的资金盘子并不大。但美国真实的疑虑在于,它很恐惧亚投行会令北京在该地区已经很强的经济影响力变得更强。

在目前正在申请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的12个国家中,仅有四个(韩国、澳大利亚、土耳其、巴西)不是欧洲国家。根据规定,在一个国家申请亚投行之后,需要两周的时间征求各意向创始成员国的意见才能做出决定。这也就意味着,正在申请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的12个国家都是这两周之内提交申请的。

在亚投行倡议成立之初,中国曾邀请美国加入亚投行。结果美国以“已经有世行和亚行,亚投行没有必要存在”的理由拒绝了。美国也对盟友施加压力,让他们不要加入亚投行。

欧洲人为什么这么热衷于参与亚投行的创建呢?时间拉回到2008年,当时,一场源自美国的次贷危机把全球拖入周期性经济危机之中。之后,美国通过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不断刺激经济,保障就业,其经济形势开始好转。而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引发了全球各国的超发货币风潮,欧洲不久就爆发了债务危机,欧元不断贬值,时至今日仍未有经济复苏的迹象。有人说“美国不过打了一个喷嚏,欧洲就感冒了”。正是这样的经历,让欧洲人感觉到,美国一家独大主导的世界金融秩序对欧洲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澳大利亚财政部长科尔曼是临时出现在这个分论坛上的,据说,在博鳌亚洲论坛秘书处此前印发的记者手册中,计划中的讨论嘉宾并未出现科尔曼的名字。在这个分论坛上,科尔曼宣布:澳大利亚非常愿意成为亚投行的一部分,澳大利亚很快会正式宣布签一个谅解备忘录。就在同一天,俄罗斯、巴西等5个国家也都宣布申请加入亚投行,由中国倡议建立的亚投行在中国的主场迎来的一次“大丰收”。

在亚投行不断扩大的“朋友圈”中,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进入今年3月份以来,宣布申请加入亚投行的主要是欧洲国家。3月12日英国表达加入亚投行的意愿,紧接着法国、德国、意大利就“抱团”共同宣布了加入意向。随后,卢森堡和瑞士两个金融强国递交申请;丹麦、荷兰和俄罗斯也在最后关头申请加入。

亚投行为什么能得到如此热烈的响应呢?在上文提到的那场分论坛上,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胡怀邦表示:“第一个是世界经济格局在发生新的变化,这个变化最突出的是亚洲在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50%,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占全球经济总量的比例也超过了50%;第二个是新兴市场国家经济的发展需要新的多边的金融机构。”

根据亚洲开发银行的预计,2010年至2020年,亚洲各国国内基础设施投资合计约需8万亿美元,另需近3000亿美元用于区域性基础设施建设。正是因为亚洲国家对资金的迫切需要,让亚投行应运而生并迅速扩大了“朋友圈”。

在日本看来,亚投行的成立直接威胁着亚洲开发银行的地位。日本是亚洲开发银行的第一大出资国,也是投票权第一大国,长期以来亚行行长由日本人担任。日本的右翼媒体《产经新闻》甚至故意丑化中国提议筹建亚投行的动机,认为这是在故意制造与日美抗衡的新经济体系。

亚投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机构?它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吸引力?对中国来说,亚投行意味着那些机遇呢?

在国际金融秩序中,美国人垄断世界银行行长、欧洲人垄断imf总裁、日本人垄断亚洲开发行行长已经成为了不成文的惯例。而且,美国在这三个主要国际机构中都有着巨大的发言权,在imf中,美国享有一票否决权。近年来,中国一直都在争取在国际金融秩序中争取更大的话语权,不过由于美国世界金融霸权的阻挠,中国的金融话语权一直被限制。中国虽然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gdp规模是日本的两倍多,但中国在亚洲银行的投票权还不到日本的一半。这种不合理的国际金融秩序需要被重建。

目光转向东方,亚洲是公认的未来世界经济的火车头。这个拥有着数十亿的人口和巨大的市场的大洲,基础设施建设相对滞后。亚投行的发起者——中国——提出了“一带一路”战略和“互联互通”战略。通过交通和基础设施将亚洲和欧洲连在一起,这个项目的直接受益者是亚洲和欧洲各国。亚投行的出现给了欧洲人另外一条出路。

随着澳大利亚、俄罗斯这些西方国家宣布加入,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的构成越来越多样化。一开始还都是亚洲国家,现在越来越多的西方国家登上了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的名单。

29日上午,澳大利亚也宣布决定签署作为创始成员加入亚投行的谅解备忘录。目前亚投行的意向创始成员国已达到30个,正申请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的国家数增至12个。这一数字大大超越了人们此前的预计,在一周前,中国财政部的发言人还表态说亚投行的意向创始成员国可能会达到35个左右。

3月28日,17时15分,在海南小城博鳌,博鳌亚洲论坛的分论坛“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与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多边金融格局中的新力量”正式开始。几分钟后,在会议大厅的门口,还有不少的记者、嘉宾等候入场,会场的工作人员却大喊:“里面人满了,不能再进了。”很多记者和嘉宾都希望通过这次分论坛更多地了解亚投行,探知关于亚投行的更多信息。

3月28日,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年会首日,由中国牵头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朋友圈”加速扩容。这一天,俄罗斯、巴西、荷兰、格鲁吉亚和丹麦纷纷宣布申请加入亚投行。随着俄罗斯的表态,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中,目前仅有美国还未表态加入亚投行。而金砖国家中,也只有南非尚未表态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