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到证监会ipo批文的企业只有7家

2020-02-28 20:37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朱丹蓬表示,不做任何调整只是公司对外保持形象的官方语言,实际上企业在硬件投入等各方面都会有所提高,而微观层面还会做大量公关工作等。

除了产品结构单一外,有的食品企业还存在着创新力不足等问题。据媒体报道,日前一家企业运营中心证券部组织召开上市启动会,加快ipo进程。但业内人士对其上市并不看好,认为其产品缺乏创新和竞争力,新上市的产品缺乏差异化。

“ipo收紧使得很多按照原标准可以上市的企业审核通不过了。此外,还将对很多排队的企业造成很大影响,比如很多在业绩上搞过小动作的企业或许会主动终止ipo。”沈萌如是说。

ipo收紧后,排队中的食品企业又将如何应对?对此,河北养元智汇饮品有限公司和三只松鼠等企业都表示依旧会按照原来的上市计划推进。“对于三只松鼠上市,我们主张水到渠成,况且目前ipo收紧也不是企业所能控制的,因此我们暂时不会做什么调整。”三只松鼠相关负责人对中国商报记者如是说。

此外,渠道压力也制约着很多排队食品企业的发展。例如,有一家企业2014年至2016年线上平台收入占比分别为96.53%、94.34%、88.21%,过分依赖于线上渠道。有的企业渠道布局主要在三四线城市,一二线城市渠道布局上升压力较大。

而重营销轻研发是当前很多排队中的食品企业存在的一大问题。例如某食品企业2014年至2016年推广费用占营收的比重分别为4.53%、3.99%、2.81%,而同期研发费用占比分别为0.2%、0.33%、0.27%,相差悬殊。而此前曾三次冲击ipo才获通过的香飘飘同样存在这一问题,2014年至2016年,香飘飘广告支出分别为3,27亿元、2.52亿元、3.59亿元,三年合计9.45亿元,甚至已经超过了公司三年6.54亿元的净利润。

在招股募集资金用途方面,大多数食品企业用作厂房设施等建设,以利于扩大再生产以及营销网络的建设,而在研发方面计划投入不足。

对此,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对中国商报记者介绍说,在新的审核标准下,证监会对申报企业“刨根问底”,对企业各方面信息的真实性和经营的长期性、稳定性、成长性审核更加严格,企业通过ipo的难度将加大。

朱丹蓬坦言,ipo排队中的食品企业多为民营企业,融资难度很大,获准ipo很困难。比如,在国家对乳制品行业硬件等投入要求很高的背景下,有的企业就难以过关;有的企业虽然体量很大,但产品结构单一,没有太大竞争力,上市存在很大难度。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对于食品企业来说,证监会收紧ipo是从产业结构的高度保证证券市场的专业化与规范化,而食品行业本身产业结构比较单一,还深受食品安全等问题困扰”。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ipo的成功率相比于其他行业本来就不高,收紧ipo对于食品企业的上市影响很大。”

免责声明:

ipo收紧直接的结果就是放缓了新股发行速度。数据显示,5月26日,拿到证监会ipo批文的企业只有7家,6月2日为4家,6月9日为8家,6月16日为8家,连续4周保持个位数。

中国商报记者梳理发现,目前还在ipo排队中的食品企业包括四川天味食品、山西紫林醋业、河北养元智汇饮品、烟台中宠食品、回头客食品集团、杭州千岛湖鲟龙科技以及今年上半年才递交招股说明书的日清食品、飞鹤乳业、大庆乳业、仲景大厨房等。